油二代油三代们的火热情怀

首页

2018-11-28

  海西新闻网讯青海油田,一座座高耸入云的井架,一条条攀山越岭的管道,一股股冒着热气的黑色石油,见证了多少代石油人的艰辛和磨难?  多少年来,青海油田一代代石油人,用扎根荒漠的坚忍不拔和奉献精神,守住了那汩汩喷涌的石油。

  花土沟,这个曾经千里不长草、风吹石头跑,连吸氧都成了奢侈的地方,已经成为一代又一代石油人魂牵梦绕的故土,也成为油一代油二代油三代苦苦追逐和为之奋斗的梦想舞台,在这里他们尽情发挥着自己的聪明才华,舞动着自己的青春,展示着自己的梦想,永不言弃为青海石油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记者所采访的油二代油三代都是在油一代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关怀下成长起来的,他们对石油有着特殊的、不可割舍的感情。

采访中,感触最深的是油二代油三代对自己的长辈都非常孝顺,他们眼里,长辈们千辛万苦所走的石油路,也就是他们今天所甘愿奉献的石油事业。

  石油井不枯、石油路不断,石油情怀不灭、石油精神就会代代延续……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感受和聆听来自油二代油三代对石油的那种依依眷恋和火热情怀。

  油二代:孔雯雯为妈妈敲响开门大吉   青海油田就如同我的第二个家,这里的家人朴实坦率,这里的家长有责任担当,这个家庭很有爱。

孔雯雯  孔雯雯  苏珊珊  孔雯雯是一个阳光、热情、时尚又孝顺的孩子。

大学毕业以后,她去天津做了一份会计工作。

说实话那时候工作的很不开心,经常打电话回家抱怨工作上的事情。 她说,或许是因为工作的不顺心,而此时自己的母亲又患病需要人照顾。

2012年,为了方便照顾母亲,孔雯雯放弃了天津的工作,通过招工进入青海油田,并被分配到了有着明星光环的狮子沟采油二班。   刚上班时,孔雯雯对于花土沟环境特别不适应,冬天的寒风吹得脸蛋生疼,因为太干燥,嘴巴经常会裂开口子,鲜血直流。 想买个补水面膜都没地方去买,漂亮的脸蛋在风吹日晒下饱受煎熬,只能托姐姐从天津寄过来。 心疼妹妹,姐姐再也坐不住了,她趁着休假来油田看望妹妹,历经千辛万苦,当她看到妹妹每天的工作环境竟然在一座座荒山野岭上,巡井时就是干抄表和记录的活儿,如此单调枯燥,她便拉起妹妹的手转身要走。

然而,倔强的妹妹早已喜欢上了这份油田工作,她苦口婆心说服了姐姐依然留在狮子沟的岗位上。

  枯燥的采油生活并没有让孔雯雯沉寂下来,她喜欢上了唱歌,长期下来心中已经积攒了上百首喜爱的歌曲,有一天,母亲突然说:你那么喜欢听歌,怎么不去参加《开门大吉》?一句话说得孔雯雯心里痒痒的,她知道母亲最喜欢的主持人就是《开门大吉》的小尼。

为了让妈妈高兴,她马上在网站上报了名。 没过多久节目组就打来电话,通知她去参加节目。

当时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经过了再三确认,她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到了《开门大吉》的现场,当主持人尼格买提问起孔雯雯从事什么工作时,她骄傲地在观众面前说:我是一名青海油田的采油工人!瞬间,台下响起了久久不息的雷鸣般的掌声。 尼格买提感动地说:下次去青海,一定要去青海油田看看你们那里的石油工人。

这次演出让妈妈非常开心,她知道,不仅是自己参与了节目,更是让全国观众知道了青海有个很厉害的青海油田!  摄影:黎晓刚  油二代:孙宝读懂了父辈对石油的那股热忱  我会一直坚守在这里,为兄弟战友们传递着榜样的力量。

孙宝  孙宝,今年29岁,老家在山东青岛,现任中石油青海油田狮子沟采油作业区采油二班班长。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有父亲在英雄岭上打井时,多少个日夜里毫不停歇的钻机声;有父亲连续工作时,每年只能见两三回父亲的辛酸;有父亲钻井时,捞起满身油污小鸟的喜悦……但唯一没有改变的是父亲的坚守,对石油事业的那种热爱。   为此,24岁刚刚大学毕业的我,毅然放弃了都市的繁华生活,踏上了父辈们的老路,选择了来到中石油青海油田工作。 想起来,当时脑海里并没有太多的为什么,只因为坚信着长辈们的选择,想试着去品读他们对石油的那股热忱。

从懵懂时的陌生到如今的慢慢理解,意识和行动里,我的石油情怀也在不断地蔓延,悄然地转变着……  工作之初,很有幸,我被分到了被称为英雄岭上的英雄班里,并且当上了班长。

还记得狮38井投产的那些日子,我们没日没夜地大干20天。

有一次油嘴堵了,情况特别危险,我顶着压力,跳进那个比我还要高的井口,去更换油嘴,扳断了3把管钳,看着我奋不顾身,班组的成员也都跟着我一起冲到了前面。

像这样的情况还出现了很多回,自喷井油嘴堵塞现象相当频繁,基本上20分钟就需要更换一次油嘴,1小时甚至能更换十几次。

更换油嘴需要关闸,油嘴堵塞往往因压力巨大而导致闸重难关,只能靠管钳等工具辅助关闸。

当油井受压十分巨大时,还得需要两人一起使劲儿才能关闸,有时甚至会扳断管钳。 但每一次,班组里的人都毫不退缩,跟着我一起上。

  如今,我们所辖区域内有62口井,各油井之间跨度很大,光是巡井走一天才能走完,非常辛苦。

长年累月坚守在这里,和大学朋友都断了联系,谈了三年的女朋友也因为经常不能在一起分手了。   女朋友没有了,可我还有37名好伙伴。

今后,我会依然坚守在采油二班,有了困难抢先上,为队友们传递着榜样的力量。

  油三代:三代石油人拥有的石油梦  我从小是闻着石油味长大的,对中石油青海油田有种割舍不掉的感情!夏萍  夏萍,今年55岁,老家在四川绵阳,3岁时跟随母亲到冷湖投奔当了采油工的父亲,从此就再没离开过中石油青海油田。

一晃52年的光景过去了,我们一家三代都扎根在这里,从开拓者到建设者再到接班人,我们都拥有同样的石油梦,那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早日建成千万吨级规模高原油气田。

  刚到中石油青海油田时,一路从四川绵阳到茫茫戈壁,人气越来越淡,树木越来越少,沙漠的黄色成为眼前全部的风景,一家人挤在小小的窑洞里,萝卜、土豆、大白菜、黑面馍馍是一年四季三餐的标配。 后来条件好一些搬进了地窝子,一阵大风就能把家门掩住大半,每天晚上最担心的是野牛从房顶上掉下来。

虽然环境苦,但我们的生活却是快乐的!左邻右舍都是父亲的同事,每天四处串门去找小伙伴玩,日子过得很开心。   印象中,父亲身上总是有股洗不掉的油香味,而我也是闻着这种油香味长大的,所以对这里特别有归属感。

于是,1980年刚刚从技校毕业的我,便直接来到了青海油田当上了一名光荣的石油工人,后来又嫁给了同为石油工人的丈夫,直到2013年退休,我一直都在油田上。

  都说青海石油人伟大,献了青春献子孙。

我的女儿苏珊珊也在我和丈夫的坚持下,从西安回来成为一名采油工人,如今,在世界海拔最高的采油井狮20井工作。   2006年,女儿刚参加工作,就被分到了苦活脏活累活最多的井下作业队,每天干着小伙子们干起来都吃力的重活,抬着脏乎乎、油腻腻的几百斤的油管子,满身油污。 后来又被分去开抓管机,比铲车还要大的机器,个头娇小的女儿上去操作,大家都开玩笑说像无人驾驶。   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却要舍掉爱美之心,坚守在荒漠之中的油井旁,我们怎能不心疼?但是没办法啊,谁叫我们的根就在这里?  从起初的适应,到后来的喜欢,女儿已经慢慢地爱上了这里的工作,每次给我们打电话都在说油田上的趣事。 从2006年工作至今,女儿已多次被评为单位的先进工作者。 作为母亲,我感到很骄傲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