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安基金的烦恼:老牌产品交易佣金居高 子公司卷入P2P风波

首页

2018-11-25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朋友圈(图片来源:全景视觉)经济观察报记者黄一帆王方11月22日,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安基金)旗下华安创新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华安创新)公布的最新净值仅为。 Wind资讯显示,其近一年的净值增长率为-%;近三年净值增长率为-%,在24只同类基金排名中列第23位。 不过,让这只国内第一只开放式基金陷入舆论漩涡的是,华安创新2018年上半年交易佣金达万元,远超行业平均佣金,列净值类公募产品佣金排名的第二位。 市场对于华安基金的质疑并不止于此。

日前,华安基金全资子公司华安未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安未来)卷入P2P风波。 该事件中另一主角是网贷平台票票喵,8月6日,该平台突然提出公司清盘公告,导致投资者的8亿元资金人间蒸发。 巧合的是,公开资料显示的票票喵第一大股东华安未来在票票喵清盘一周前精准撤资,独善其身。

对此,华安未来发布澄清公告称,对于票票喵的增资实为通道业务,其与票票喵无任何业务关系或资金往来,并非实际管理人。

再看公募老十家之一的华安基金,总体表现也差强人意。

截至2018年三季度,华安基金的公募资产规模在行业中位列第14名。 而此前,其曾登上公募基金排名第一名的宝座,而且在产品创新方面也常常领先业界。 但经历过多次动荡后,华安从行业规模前十的第一梯队滑落。

交易佣金居高之问数据显示,至2018年三季度,华安基金的公募资产总规模为亿元,在非货币基金规模排名、和包含货币基金的排名中,居第14位。

其旗下产品华安创新基金成立于2001年9月,是国内首只开放式基金,曾是华安的明星产品。

不过当前,其业绩方面并不如人意,据天天基金网数据,11月22日,华安创新的最新净值仅为。

在2018年第三季度,华安创新在2989只同类基金中排名1855名。

其近一年的净值增长率为-%;近三年净值增长率为-%,同类排名同样不佳。

虽然业绩不佳,华安创新近年却一直保持超高的交易佣金,因频繁买卖、佣金居高而备受市场质疑。

该产品今年中报尚为亿规模,在第三季度规模为亿元,但其上半年交易佣金却高达万元。 2016年,华安创新交易佣金高达万,仅次于大摩多因子策略,位于第二;2017年,其交易佣金为万。 根据公募基金半年报数据,今年上半年在净值类产品中,公布佣金数据的3329只公募产品产生交易佣金亿元,其中交易佣金超过2000万元的只有3只基金。 分别为诺安先锋混合、华安创新混合以及兴全合宜混合A,交易佣金分别为万元、万以及万元,管理的规模分别为亿元、亿元以及亿元。

尽管这三者的交易佣金相差不大,但兴全合宜的基金规模是华安创新基金的10倍之多。

与巨大的交易额不相匹配的是,在2018年第三季度,华安创新份额净值增长率为-%,同期业绩比较基准增长率为-%,跑输业绩比较基准。

一位华东公募基金经理表示,高额交易佣金是基金经理调仓较多所致,频繁调仓买卖,风格并不稳健,会带来一定的风险,尤其是今年市场经受较大挫折,下半年风格切换快,无疑会加重风险。 记者就相关情况向华安基金采访,华安基金回复表示,在市场行情波动较大、行业轮动变化快的市场环境下,华安创新的趋势投资策略产生了它的高换手率。

公司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现象,早在今年四月已开始加强对华安创新投资策略研究分析,控制换手率。

华安创新首任基金经理为尚志民,此后曾任华安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

华安明星基金经理刘新勇曾执掌该基金,任职该基金的基金经理期间(2003年9月-2009年3月)总回报达%。 该基金现任基金经理为廖发达,2015年8月6日任职,任职总回报为-%。

子公司卷入P2P风波近期华安基金全资子公司华安未来同样处于舆论风波当中。 资料显示,华安未来曾是票票喵平台所属公司杭州富谦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富谦)的第一大股东,持股%。 票票喵是一家做银行商业承兑汇票为主要资产端的网贷平台。

2018年8月6日,票票喵突然发出公司清盘公告,宣布至8月5日24时起不再按期兑付出借人钱款,该公司在杭州、南宁的办公室早已搬空。

票票喵平台的跑路让投资者近8亿元资金蒸发。 就在票票喵宣布清盘的一周前,其运营主体公司却变更了经营范围与股东。

7月30日,华安未来宣布退出,而新进的股东为浙江佰程实业有限公司。 恰好在平台清盘前几天撤资,这让不少投资者质疑华安未来知情隐匿、弃责出逃。 对此,华安未来曾在8月20日于官网上发布澄清公告。

公告称,2017年6月,华安未来接受单一客户的委托设立专项资产管理计划。

按该计划合同约定,华安未来以资管计划财产3000万元,对杭州富谦进行增资。

根据有关规定,工商登记中股权不能登记为资管计划,只能由管理人华安未来代为登记,故工商登记资料中显示股东为华安未来。 2018年7月初,根据委托人指令,结束资管计划,并将资管计划持有的杭州富谦股权,转让给委托人,7月底完成工商变更登记,资管计划终止并清算完毕。 公告中明确表明,从始至终,资管计划从未抽逃出资,华安未来及其资管计划也从未获得杭州富谦任何分红或其他收益,华安未来从未参与杭州富谦实际经营,也无利益关联。

华安未来称,在资管计划成立前的尽调过程中,以及资管计划存续期间,委托人及杭州富谦,从未向华安未来披露过任何关于票票喵的事宜。

华安未来依法成立资管计划,根据资管合同约定,将资管计划资产投资于杭州富谦,履行出资义务,并不实际参与杭州富谦公司的实际经营,与票票喵无任何业务关系或资金往来。

据华安未来所称,其在这资管计划中,只是通道方,并不是实际管理人,与票票喵无任何利益关系。 2017年5月,证监会发言人提出,证券基金经营机构从事资管业务应坚持资管业务本源,谨慎勤勉履行管理人职责,不得从事让渡管理责任的所谓通道业务。 此后的资管新规亦明确叫停证券基金等经营机构的通道业务。

从前十滑落华安基金成立于1998年6月4日,是证监会批准成立的首批基金管理公司之一。

华安基金的五大股东分别为:上海国资委实际控制的上海锦江国际、上海工业投资;国泰君安旗下的国泰君安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控股的上海国际信托。

背靠上海国资委、大型银行、券商等优渥资源,这个业内的老十家公司曾经在基金行业叱咤风云。 韩方河是华安基金的第一任总经理,是国内基金业元老级人物。 成立后的华安基金在公募基金排名中从未跌出过前五名。 而2006年10月16日,华安基金召开全体大会,宣布公司总经理韩方河因涉嫌个人违纪正在接受调查。 2006年当年,华安基金规模从年初的第2位径直滑落至第13位,掉出前十的第一梯队。

2009年5月,李勍通过基金行业内首次全球竞聘,成为华安基金的总经理。

但2014年,他疑因裸官等问题离职。

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华安基金发布了数十份基金经理职务变更公告。 期间,有两位副总分管投研的尚志民、分管市场的秦军先后离职,不少基金经理和市场人员陆续离职。 2009年,华安基金还曾经遭遇华安上证180ETF申购赎回清单错误事件。

2011年,华安基金旗下的中国首只QDII基金华安国际宣布清盘。

2015年,在童威接掌华安基金后,公司的经营才逐步稳定下来。 2018年第二季度末,华安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在横盘两年多后向上突破了2000亿,为亿;第三季度末进一步攀升至亿。 目前,华安基金共有106只基金,基金经理仅3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