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黄捷:四度春风化绸缪,粉笔无言写春秋

首页

2018-10-25

当我们慢慢推开黄捷教授办公室门的瞬间,尽入眼帘的便是充斥在各个角落的资料,而没有资料堆叠的地方就自然地形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Y型小路,从门口通向同样满是书籍的办公桌。

在采访时,黄捷教授拿出了他喜欢的铁观音招待了我们。 他说,自己没什么特别的,希望多讲讲孩子们的事。 在沁著茶香中,黄捷向我们展示了他收藏多年的关于漾翅法律实践团队的法治报道,和我们回忆起了这个由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的成长之路。 另辟蹊径循循善诱1999年,黄捷教授开始尝试着带领学生们参与真枪实弹的诉讼现场,漾翅的雏形开始悄悄萌芽。 2009年,黄捷教授抓住凤凰山庄起诉长沙市政府拆迁工程违法一案的契机,组建了一支由30多名大三本科生构成的漾翅法律实践团队。

实践团队的初试水就大获成功,由他们代理的凤凰山庄业主起诉长沙市政府的行政拆迁案被评为当年湖南省十大法治事件之一。

我们成立这个团队,是要让同学们知道法律不是死的,不是课本上的几个概念,而是要解决问题,让生活变得有秩序,人们的权利有保障。 黄捷教授的态度很明确,光知道怎么发球的知识,不上场打一打,怎么学会打球呢。 除了本科生的漾翅团队,黄捷教授还组建了研究生的眐翅团队和博士生的罡翅团队,分别用来处理不同类型的纠纷,团队式的学习方法使这群小鸭子慢慢蜕变成白天鹅。

面对法官或是专业人士质疑学生能力时,黄捷教授有自己的考虑。

学生团队的不专业及庭审经验不足虽是让人心生质疑的理由,但不应成为阻碍学生踏上法庭锻炼专业技能的借口。

幸运的是,质疑者是少数,同为法律学子,法官们清楚地知道实践的重要性,他们认可条理清晰、有法可据的言辞,认同学生们勤勉利落、认真细致的工作,更能认识到这样难得的实践机会对学生成长的重要意义,因为他们可能就是未来的法官、检察官和律师,是司法的未来,而这也是黄捷教授坚持的缘由。 他说,让学生们接触法庭不仅仅是为了锤炼专业技能,更是希望学生们将来成为拥有更高智慧和情操的法律人,去体会社会怎么实现公道,法律怎样稳健运行。 对正义与真实的执着,似乎是每一个法学人最执拗的坚持。

在黄捷教授看来,漾翅既是锻炼能力的平台,也是锤炼内心的场所。 面对形形色色的案件,利益与正义的博弈里,正义应该是永远的赢家。

每一个法学人都要懂得抗拒不合法的欲望,拒绝不合理的要求,更要抵御不良风气。

丑小鸭轻抒羽翼,展翅欲飞而未飞,法学子学而践之,梦寻法治而漾情。 小鸭虽嫩,但漾翅间,也能划出天鹅的舞步。

几年过去,团队取得了不少成绩,面对羽翼渐丰的漾翅,黄捷教授希望它不仅仅是一个团队,更应该演变成一种教育模式,去唤起专业精神和学习热忱,成为法律专业学生成长的新道路。 寓教于乐春风化雨在研究生学姐眼中,黄捷教授是一位良师,讲课深入浅出,风趣幽默;在生活中,他是一位长者,话里话外间饱含对学生的关心与骄傲。 回忆起自己的学生时代,黄捷教授说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老师是他当年在河南大学求学时遇到的吴祖谋教授。 吴教授和李双元教授是好哥们儿,吴老师讲课可有风格了,这个老师人品很好,教学很有魅力,听他的课跟听话剧似的,讲得可好了,声音特好听,又长得帅,是个大高个。

讲到这,他还打趣地和记者们说起院里的学生给老师们起的小昵称。 黄捷教授说,当年李双元教授要来湖南办法学专业,身边缺人,没有年轻老师,就把他给忽悠来了。 李双元教授是第一个来师大办法律专业的,黄老师是第二个来,学校引进人才时引进了李双元老师,我是搭配李双元教授来的。 提到这一段时光,黄捷教授的脸上笑意盈盈。 在与黄捷教授的交谈中,我们了解到吴祖谋教授给他在教学方法上产生的影响。 他认为,好老师的标准很简单,就是要学生喜欢老师,老师也喜欢学生,和学生的真诚交往是建立良好师生关系的关键。

黄捷教授认为,成为师德老师后应该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更注重与学生的交流讨论,为学生们答疑解惑。 对他来说,和孩子们在一起吃盒饭、讨论问题是日常教学指导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通过日常交流加强与学生们的情感联系,做到让学生喜欢。

理性思考人文关怀为他们打开一扇生的希望之门。

今年上半年引发大众热议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根据2015年陆勇因跨国直购印度公司抗癌药物被公诉的真实案件改编。 当年,黄捷教授作为湖南程序法协会会长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

对人生命健康的重视应远远高于对药品专利的保护,要为患者打开一扇生的希望之门。

黄捷教授认为正视并解决进口药价格虚高的问题,实行更加惠民的医保政策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对于这起处于情有可原,法理难容的案件,我们不禁向黄捷教授提出法理出现冲突时如何取舍的问题。 黄捷教授在思考后,给了我们这样的答复:法律是讲良心的,判断是否犯罪最根本的标准是看行为本身是否具有社会危害性,形式上来说,只要触犯了法律,就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许多犯罪者也许因为难言之隐而犯罪,但若是因此特殊性而企图逃脱法律制裁,那么法律就如同形同虚设,法律的公正性能得以稳固,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它的无情,但法律绝不是冰冷的,不会不问是由,不问是非,法律的感情在于对法律的严格实施之中。 再次回忆起这桩案件时,黄捷教授还骄傲地提起了自己的孩子们,他说,团队里的律政俏佳人和政律精英所处理的法律案件远比电影精彩,他们坚定地站在维护法律权威的第一线,惩治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不法分子,用微弱的光芒散发出强大的正义力量。 黄捷教授希望将漾翅的小分队插到文学院的土壤里,把一群笔下生花的孩子们纳入麾下,充分挖掘漾翅团队的法律故事,发现这里隐藏的大神,将牵动着人心的真实素材加工成艺术内涵饱满的文艺作品,把真实事件上升为文化现象,通过像电影电视这样一些大众接受度更高的新渠道解读法律在当今社会的重要地位,也有利于向社会普及法律知识,提高全民族的法律意识。 谈及社会成员的法律定位时,黄捷教授首先谈到的便是大众媒体的责任。 他认为,媒体要让大众享有知情权,担负起向全社会传递真实信息的重担,发挥好舆论监督的作用,但也要自觉接受群众的监督,不炒作,不干预,以第三方的角色客观冷静地架起联系群众和实际的桥梁。 力学笃行,漾舟泛游觅真理;慎思明辨,振翅高飞击长空。

黄捷教授以言导行,以身示范,春风化雨,带领学生畅游向法学之湖的深处。 人物简介:黄捷,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湖南省法学会程序法学研究会会长。 本科教授课程《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法律文书》《程序法基本原理》《证据法》等并开设《模拟法庭》等实务课程,积极开展法律实践教学,培养学生实务能力;2015年《漾翅团队教学的理论与实践》获校级教学成果三等奖,《凤凰山庄27户业主诉长沙市政府收回土地使用权决定无效案》获首批入库中国专业学位教学案例优秀案例;已在核心期刊等发表了五十余篇学术论文;撰写了《法律程序关系论》《论程序化法治: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之路和生态环境》《人民陪审员制度研究》《程序法论》《法学精义教程》十余本专著及教材;积极参与教改课题、数个社科纵向课题及横向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