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一袋“过期”火腿肠索赔1000元 一职业索赔人团伙被端

首页

2018-12-13

   萧山一职业索赔人团伙被端   真相是他们将过期食品带入超市,购买后再举报并要挟商家支付高额赔偿  田某等人当时声称就是从这个货架上购买到了过期火腿肠。   今年9月5日下午,萧山区靖江街道某大型超市里走进了三位顾客。

仅仅1分30秒之后,他们就出现在了收银台,分别购买了几袋火腿肠。 拿好小票,走出超市,三人将分别购买的火腿肠放进同一个塑料袋中,随即折回超市进行投诉。 投诉啥?因为他们买到的火腿肠是过期食品。   超市方觉得自己很冤,同时他们坚持认为没有销售过期食品。 三位消费者也是得理不饶人,并且每个人都提出1000元的赔偿要求。

萧山区市场监管局空港分局(以下简称空港分局)接到投诉之后,通过缜密的调查发现了诸多疑点。 最终,这一起看似简单的消费维权案竟然被定性为职业索赔人团伙敲诈勒索案。 在萧山区公安部门的协助下,目前,涉案人员田某等已被依法逮捕。   元一袋的火腿肠索赔1000元  投诉人相当专业  田某等人狮子大开口,超市方不同意。

赶到现场的执法人员只得依法终止调解。

但事情到这儿还没完。 田某等三人购买的金锣特级火腿肠元一袋,已过期。 但执法人员第一时间赶到超市,没有在货架上发现过期火腿肠。

同时查询该超市商品台账,也没有查到投诉举报所涉商品的销售记录。 这让执法人员对这次投诉举报的性质产生了怀疑。 而且,从进入超市到结账,他们只用了1分30秒左右,而我们通过后期试验发现,用1分30秒你甚至都无法在一个堆满火腿肠的货架上找到一包过期的产品。 与此同时,执法人员通过局投诉举报中心,调取涉及上述三人的所有投诉举报记录,发现近两年来,他们曾用多个化名在杭州市境内通过12315投诉举报达50多起,且存在多次投诉举报,索赔得手后随即撤回或放弃投诉举报的行为。

  当天,田某等三人来到空港分局处理投诉举报。 他们一进来就说如果你们不帮我处理好,我将保留通过复议、诉讼、信息公开、信访、纪委、效能等渠道反映你们问题的权利,这样专业的表述,普通消费者是不会说的。

执法人员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同时我们注意到,三个投诉举报人只来了两个,另一个在楼下的车里。 在这辆红色轿车的后备厢里,执法人员找到了一大袋真空包装的鸭蛋黄,一共20多板,每板20多个。 这么多鸭蛋黄干嘛用的?车里的嫌疑人先是回答自己吃的,后又支支吾吾地说这是他们买的,我不知道。

执法人员怀疑,这些鸭蛋黄也是他们的作案工具,等到过了保质期,他们就又可以利用这些鸭蛋黄去购买地敲诈勒索了。

  通过多方调查,掌握多重证据之后,执法人员勾勒出这样的场景:这伙职业索赔人中的成员将过期食品带入超市,然后多人以消费者的名义购买这些过期食品,随即采用各种化名向监管部门投诉举报,同时并以此威逼、要挟商家支付高额赔偿……  这种栽赃陷害、敲诈勒索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 萧山区市场监管局空港分局执法人员立即将情况向局领导汇报,同时将有关材料汇总后移交公安机关。

面对大量证据线索,警方经过初步调查确认有犯罪事实发生,决定立案侦查,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对上述三名嫌疑人采取了刑事拘留。   内外勾结使得小商家苦不堪言  职业索赔人占用大量执法资源  近年来,成本低、收益高的职业索赔案件在全国快速蔓延,从最初的知假买假、买假投诉,发展到造假买假、买假敲诈,呈现团伙化、专业化、规模化、程式化的趋势,已经成为扰乱市场的毒瘤。

采取夹带、调包、提前放置藏匿等方式把过期食品、问题商品带入商场然后购买、索赔,是常用的手段。 一些监控设备落后、商品进销存管理较宽松的超市、商场,成了职业索赔人敲诈的重灾区。 个别商超的员工也与职业索赔人内外勾结,使得商家防不胜防、雪上加霜。 此案中,田某团伙三名嫌疑人中,有一位还曾在超市当过内应。

一些中小商家连续多次被勒索,已经无法承受,有的被迫暗地向职业索赔人定期缴纳保护费。

  在职业索赔人敲诈勒索活动的办事规程中,向监管部门投诉举报是重要一环,由此造成相关部门接收的投诉举报数量大幅增长。 以萧山区市场监管局为例,每年的投诉举报数量以70%~90%的增幅增长,其中职业索赔人发起的投诉举报超过万件。 对投诉件组织调解,对举报核查立案等工作,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 一旦未达到索赔目的,职业索赔人就会以行政复议、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行政诉讼和效能投诉对监管部门施压。 面对呈泛滥之势的职业索赔人的职业索赔,萧山区市场监管部门表示,不支持过度维权行为,不被职业索赔人所利用,杜绝其依靠敲诈等手段扰乱经济秩序。

对被投诉举报人是否存在违法行为依法查处,既严格依法查处经营者的违法行为,也积极保护合法经营者的利益,持续发力维护良好的营商环境。

(记者马焱)。